當前位置:三農信息網 > 文化生活 > 孫老頭又長粗 描寫性愛的片段

孫老頭又長粗 描寫性愛的片段

2020-06-29 14:14 |  發布者:清楓學長 |  來源:本站整理

小山田萬太這次沖出去也是拿出了他不知道存了多少年的勇氣,他曾經是一個被欺負從來都不敢還手的人。

他沒有什么朋友,他甚至都沒有看見這個女孩子長什么樣,他沖出去的時候滿腦子都是死了死了,這次死定了!

龍少爺一看這個小子居然要壞自己的事就一頓火大,私自闖入他的地盤他都不想說什么了,這居然還想要英雄救美。

他今天就要讓這個小子明白他根本就沒有資格當英雄!

他手里的木刀沖著個小子的頭狠狠的劈了下去,他就不信,這家伙能夠躲開他的攻擊,他的小弟們在一邊發出驚呼聲。

“龍少爺真的生氣了!”

“龍少爺!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這到底是誰的地盤!”

小山田萬太在沖出來的那一瞬間就開始后悔,為什么要這么直接沖出來,他應該和那個女孩子轉身逃跑才對,兩個人分別跑的話,比一個人逃走的幾率要大一些。

慘了慘了,這次要被揍死了!

小山田萬太內心一片絕望。

但是還是和剛剛那次一樣,預期而來的疼痛并沒有傳來,不知道什么時候還在他身后的女孩子已經站到了他身邊。

并且單手握住了龍少爺的木刀,她皮膚十分的白皙,手指纖細,這都不是重要的。

小山田萬太沒想到這個女孩子長得那么好看!他還從來沒有和漂亮女孩子說過話呢!

他的勇氣立馬耗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沒有挨打真的是太好了,沒想到這個女孩子這么厲害,可以單手握住的對方的木刀。

這種事情他想都不敢想,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快跑,還是應該說加油。

夜嵐加奈沒想到這里的小混混這么霸道,還好剛剛網球部的人沒有被看到,要不然的話可能也會被這群小混混找麻煩。

其實她不太愿意網球部的人惹到這些麻煩,所以才說自己沒看到,讓大家都先離開這里再說。

她靜靜的看著這個飛機頭,飛機頭不知道幾歲,五官組合起來連普通人的水準都達不到。

少女的馬尾在風中輕輕的飄揚,她一腳踩碎了就放在她身邊的音響,音響頓時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她說道,“對不起,你長得不好看,我是不會和你約會的!

雖然準備要揍他,但是葉嵐加奈還是很有禮貌的先回絕了他。

當反派廢話太多的話會導致被翻盤這句話葉嵐加奈一直都記得,所以她也不打算多說,準備直接動手把他們揍到不敢再來這里。

“是誰踩壞了這個冢?”少年的聲音在一邊傳過來。

龍少爺現在已經開始覺得煩了,兩次打人都被這個女孩子阻止,被阻止也就算了,這個女孩子還當著大家的面拒絕了他的約會。

理由居然是說他長得不好看!

這怎么可能,他的英俊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的小弟們可是經常在夸獎他的帥氣的!

而且他好像聽到了憋笑的聲音,他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現在他一時之間都不怎么好決定先打誰。

他用力甩了一下木刀,對方順從的放開了手,這讓他順利的收回了自己的木刀,他說道,“是我踩壞的那又怎么樣?”

“就算阿彌陀丸是傳說中的武士,他現在也死了,我就算是踩壞他的冢,挖出他的頭來,他也不能對我怎么樣!”龍少爺仰著頭說道。

這不是他要囂張或者是不尊重死者之類的,事實就是這樣,誰都沒辦法反駁。

難道這些家伙還能活過來打他,不要開玩笑了。

少年的頭發全部都往后梳了起來,因為發質偏硬的關系讓他的后腦勺看起來的有點像個刺猬。

他脖子上掛著耳機,微微側著頭,好像在聽不知道誰在說些什么,他對著龍少爺露出了一個微笑。

“阿彌陀丸很生氣,因為你毀壞了他的冢的關系!

少年這么說著,伸出手來,拿起什么東西往自己身上按了下去。

頓時之間少年的氣勢就變了,不再是沒什么攻擊性的表情,眼神變得十分的銳利。

身上散發的殺氣讓人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少年的聲音十分低沉,和他剛剛說話的聲音變得完全不一樣,他說道,“打壞在下的首冢,就需要付出代價!

他從地上撿起了一根樹枝,放在了腰間,做出了拔刀的姿勢。

少年說話和行動忽然改變,第一個覺得不對勁的人是龍少爺的手下,他長得很胖,所以其他人都叫他胖子。

胖子覺得這家伙看起來就是不對勁,他雖然也是個小混混,但是對這些事情還是抱著一絲的敬畏之心。

這個姿勢,這種古老的說話方式,現在還有誰會自稱在下。

他有些顫抖的說道,“這是不是阿彌陀丸?”

“正是在下!鄙倌甑统恋幕卮鸬,然后瞬間就出招了。

在那么一瞬間,龍少爺從這個少年身上看到另外一個人,他身材高大,身上穿著的是鎧甲,他的眼神銳利,看著他們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獵物。

那凌冽的殺氣讓他覺得自己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出刀。

剛剛還放出大話說就算是阿彌陀丸本尊出來,也無法戰勝他的龍少爺害怕了。

他覺得被那把刀砍在身上一定會死的!

他想要逃想要叫救命,但是卻沒有辦法叫出聲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出招。

那刀劃破空氣的聲音他仿佛都能夠聽到,那鋒利的刀刃在月光之下泛著光。

還沒看到對方的出招,他就瞬間被擊倒了。

忍受著胸口的劇痛抬起眼來,看到的是少年手里拿著樹枝,穩穩的指著他們的樣子。

他敢肯定自己沒有眼花,剛剛看到的人就是阿彌陀丸,沒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幽靈。

他慘叫了一聲,沒有管任何人,自己轉身落荒而逃,這個破地方他永遠不會再來了!

在他轉身逃走了之后,他的小弟們也跟著逃走了。

一個靈體從少年身上慢慢的飄出來,靈體長得十分高大,但是剛剛的兇惡已經看不到蹤影,他說道,“謝謝您,葉少爺!

墓地里的幽靈都發出了歡呼聲,慶祝這些吵鬧的家伙終于離開了這里。

夜嵐加奈:“……這是什么操作,鬼上身嗎?”

“你好,我叫麻倉葉!鄙倌晷χ鴵狭藫献约旱暮竽X勺說道,阿彌陀丸離開了之后,少年身上那凌厲的也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懶洋洋的笑容,他說道,“其實我是一個通靈人,可以連接這兩個世界的人!

他張開手說道。

在月光之下周圍的幽靈們正在三三兩兩的說話,三個人類也聚在了一起。

麻倉葉來這里是因為路過,小山田萬太來這里是想來找麻倉葉。

夜嵐加奈撓了撓臉蛋說道,“我剛剛是和我的同學來這里的,我看到了阿彌陀丸的首冢被毀了,想來教訓這些家伙的!

麻倉葉眨眨眼說道,“沒有阿彌陀丸的話,我可能都沒有辦法打贏那些小混混,葉嵐可以直接打贏嗎?”

小山田萬太手舞足蹈的形容夜嵐加奈剛剛有多厲害,他說道,“你不知道她剛剛在我根本沒看見的時候,就直接握住了那個家伙的木刀!

“要不是你過來了,我覺得他們一定會被揍得很慘的!”

不知道為什么,葉嵐加奈給他的感覺,和普通的女孩子不一樣,他總覺得夜嵐加奈看起來很強的樣子。

“啊哈哈是嗎?那真是十分厲害了呢!甭閭}葉笑著說道。

其實他來這里是來修行的,順便勸阿彌陀丸成為自己的持有靈。

因為他某次在和爺爺的交談中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只要參加通靈王大賽,就有機會成為通靈王。

他決定成為通靈王,就必須要尋找夠足夠厲害的持有靈,他在這里遇到了阿彌陀丸,他覺得阿彌陀丸十分合適他。

終于在今天晚上阿彌陀丸答應了他,這讓他今天晚上的心情十分的愉悅。

夜嵐加奈想了想問道,“這個世界上有會有帶有惡意攻擊人的鬼怪嗎?”

麻倉葉想了想回答道,“有的!

“這個世界上的任何生物都是有兩面性的,他們不一定是善良的,也不一定就懷有惡意,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了嗎?”

能夠看到幽靈的人都不算是普通人了,他們身上已經自帶了一些靈力,和他這種在出生在通靈世家的人不一樣,這些帶有靈力的人可能經常有某些疑惑。

“沒什么,我只是看到了妖怪!币箥辜幽位卮鸬。

今天晚上運氣太好,居然能在這里碰到通靈者。

這個職業她在別的世界都沒有見到過,只有在木葉村聽說有某些禁術可以把人復活。

不過麻倉葉也剛好解決了夜嵐加奈的疑問。

所以在周末結束的時候,夜嵐加奈精神滿滿的去上學的時候,讓她的同桌幸村精市都多看了她兩眼。

“今天心情那么好嗎?”幸村精市笑著問道。

幸村精市雖然也每天都帶著微笑,但是他在笑的時候不一定代表了自己高興,反而夜嵐加奈是高興或者不高興都把笑容掛在臉上的人。

夜嵐加奈看著幸村精市說道,“部長,今天早上也是一樣的那么帥氣啊!

她坐了下來把自己的書包給放好,然后說道,“我覺得我是真的在學校里看見妖怪了,我晚上得去找找看看!

幸村精市回家了之后特地查了查那個六百年的武士叫什么名字,果然和夜嵐加奈說的一樣,那個武士的名字叫做阿彌陀丸。

并且他在第二天路過那里的時候去看過那個破碎的首冢,那個首冢已經被人粘起來了,但是上面寫的名字也確實是阿彌陀丸。

“會有危險吧!毙掖寰械恼f道。

因為知道了葉嵐加奈可以看到幽靈了之后,他特地去查了查關于幽靈和妖怪的說法。

幽靈能不能害人還是未知數,但是日本歷史上有名的妖怪實在是太多了,多到數都數不過來。

“不知道,以前我也沒見過!币箥辜幽螌τ谶@件事也是有點不能理解,她老實的說道,“其實上個星期才是我第一次看見幽靈和妖怪,我以前是看不到的!

幸村精市:“你是回家路上被雷劈了嗎?還是被蜘蛛咬了?”

夜嵐加奈:“……那是閃電俠和蜘蛛俠好嗎!那不是電影嗎?請不要一本正經的說出這種不靠譜的話來!”

幸村精市沉思了一下繼續問道,“家里有人也可以看到幽靈?力量的傳承?”

夜嵐加奈:“不,我家里人就我能夠看到幽靈!

力量確實是有傳承,但是傳承下來的并不是這個。

在中午和網球部的一起吃飯的時候,切原赤也十分義憤填膺的過來控訴夜嵐加奈那天晚上和幸村精市一起合起伙來嚇唬他。

他可是擔心的要死,一直擔心被那個武士報復,惡靈可是比妖怪更恐怖的東西,特別是日本的惡靈。

他還記得自己以前看咒怨的時候可是被嚇得不輕,里面那個女鬼從樓梯上爬下來的換面一直在他腦子里環繞了很久。

所以他才不喜歡去墓地什么的地方探險,而且如果真的有伽椰子的話,那可能不光網球部的人要全滅了,整個人日本的人離死光也不遠了。

不過這件事他擔心了一天就被打關心電話的仁王雅治給弄得反應了過來,原來這是部長和葉嵐加奈騙他的!

他是真心實意的擔心了!所以他在今天才特地找了夜嵐加奈控訴。

夜嵐加奈:“……?”

明明是幸村精市添油加醋的,那些會遭到報復的話可不是她說的,為什么這家伙就找她。

她問道,“這可不是我一個人嚇你的,你干嘛不去找精市!

幸村精市就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他手里拿著便當正在和真田玄一郎聊著什么事情。

切原赤也十分誠實的說道,“我不敢!

在立海大三巨頭的壓榨下每天進行刻苦訓練的切原赤也早就了解了自己的部長到底有多恐怖。

這種話他怎么敢和幸村精市說,所以他只能和夜嵐加奈說。

“噗——”旁邊的仁王雅治喝著的水瞬間噴了出來,笑得差點沒有喘過氣來,這家伙未免也太真實了一點。

而柳生比呂士掏出了手帕擦了擦自己被仁王雅治噴出來的水濺到的衣服,他說道,“噴到我衣服上了!

“搭檔!”仁王雅治用自己但是手搭在了對方肩上,“你這嫌棄也太明顯了吧!”

“是的,被你發現了我的真實想法!绷葏问康恼f道。

夜嵐加奈因為沒有被噴到所以十分的閑神定氣,她和切原赤也保證說道,“我以后再也不編這種東西騙你了!

在得到了夜嵐加奈的保證之后,切原赤也滿意的離開了。

夜嵐加奈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補充道,我保證我以后說出來的都是真的。

在晚上社團活動結束了之后,夜嵐加奈出去外面吃了個飯又重新回來學校里面轉悠。

已經是傍晚時分,太陽正在慢慢的往下落下去,血色的夕陽染紅了天空。

這就是傳說中的逢魔時刻,白天和黑夜即將交替。

夜嵐加奈的站在空蕩蕩的走廊里,里面回蕩著她走路的聲音。

最近也沒有聽說學校里有什么奇怪的傳言,也沒聽說哪個同學失蹤。

她主要是從來沒在學校里見過這些生物,有那么一點害怕他們是來搗亂的。

……要知道上學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不知道哪里的妖魔鬼怪和各路反派,都喜歡攻擊學校。

她在某個世界的學?墒潜环磁晒暨^無數次的。

夜嵐加奈在里面轉悠了很久都沒見到幽靈和妖怪,覺得放心了不少。

從那天開始,她幾乎每天晚上都在學校里面游蕩,想嘗試著看看能不能看到妖怪。

一直到星期五,她才覺得那個妖怪可能是她眼花了,或者人家只是從學校門口路過。

周五的晚上,夜嵐加奈照例在學校的教學樓里看著太陽慢慢的落下地平線,夕陽還是一如既往的美麗。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人說道,“夕陽很美吧?”

夜嵐加奈猛的回頭,看到的是在離她不遠的地方,一個穿著白色披風的少年正在看著她。

少年的頭發有些長,因為窗戶打開的了的關系,所以他的頭發在風中微微飄動著。

他臉上帶著微笑,看起來沒什么敵意的樣子。

雖然看起來沒有敵意,但是夜嵐加奈還是被驚到了,她居然不知道這個人是什么時候來的,完全沒有感受到對方任何一絲氣息。

葉嵐加奈說道,“……我是不是見過你,你是不是麻倉葉?”

如果是麻倉葉的話,這頭發長得也太快了,就這頭發的生長速度,都不知道能讓多少人羨慕。

但是他的氣質和麻倉葉有點不一樣,麻倉葉就是有點懶洋洋的,無論聊到什么不能解決的問題,他都是說,沒關系,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眼前這個人雖然和麻倉葉長得很像,但是氣勢卻很強。

他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說道,“你還不認識我,下次再見吧,加奈!

說完了之后他手撐著窗戶直接就跳了出去,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巨大紅色靈體帶著他快速的飛走了。

夜嵐加奈:“……”

什么叫做她還不認識他,看起來是特地過來找她的,就這么丟下了一句云里霧里的話輕松離開了。

好歹多說兩句,不認識可以現在認識!

夜嵐加奈看著天空,已經看不到對方了。

早知道剛剛應該直接說好久不見,說不定還能炸出一些話來。

晚上夜嵐加奈也沒有什么心思在接著找了,她如果下次還有機會見到這個人,一定要抓著問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

上次也忘記問麻倉葉家的地址了,要不然的話還可以寫個信去問問麻倉葉呢,這下葉嵐加奈也覺得有些遺憾。

這天正在上體育課,休息的時候女孩子們都站在一起,她們聚在一起正在討論著的最近發生了比較奇異的事情。

隔壁班有一個人請假了,請假的原因是聽說她老覺得餓吃不飽,所以需要不停的吃東西,后來把自己吃進醫院了。

因為吃得太多所以把自己給撐壞了。

夜嵐加奈在聽到這件事的時候說道,“真的嗎?她那么能吃的嗎?”

她身邊的少女點點頭,有些擔憂的說道,“我家就在她家附近,我那天都聽到了她哭泣的聲音,我聽說她是被什么妖怪給附身了!

被妖怪給附身這件事也是她聽到自己家鄰居在討論的時候說的。

妖怪不管是在哪里都有傳說,但是沒有人真正的見過妖怪,她也不是很相信。

但是她那天去探病的時候,曾經親眼見過那個傳說被附身的女孩子。

羽生夏以前是個很清秀漂亮的姑娘,而且膽子也不大,危險的地方根本就不會去,也沒有什么過分的愛好。

她和羽生夏的關系也算是不錯,她從來沒有見過羽生夏那么狼狽的樣子,不光是狼狽,她整個人都被綁在了床上。

護士也不讓探視,說她有攻擊性。

她都不敢想羽生夏那么溫柔的姑娘怎么可能會有攻擊性。

所以她偷偷去看了,看到的是一個披頭散發的女孩子被綁在床上,正在低語著一些誰都聽不懂的話,而且她總覺得房間里好像不光有一個人在說話。

那聲音聽起來就像是有兩個人在說話一樣,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她轉身要走的時候,看到了側過頭的羽生夏后脖子上的嘴。

她發誓自己絕對沒有看錯,羽生夏的脖子上居然也有一張嘴,難怪她可以聽到兩個人說話的聲音。

她不敢過多的停留,匆匆離開了,本來也就是她偷偷去看的。

她有些害怕,害怕那真的是個妖怪,也害怕羽生夏不會再變好了。

夜嵐加奈在體育課聽到了她這么說之后,在私下又重新問了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內情。

因為沒有人訴說,她也覺得很害怕,所以全部都說給夜嵐加奈聽了,然后她說道,“不知道阿夏的父母,會不會找些什么通靈人來幫忙!

夜嵐加奈安慰了一下她,然后眨眨眼說道,“放心吧,我認識通靈人!

那個通靈人就是——她自己!驕傲挺胸!



5分pk10计划软件稳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