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農信息網 > 鄉村旅游 > 蔣素秋程大川小說閱讀 美麗女王圣水嘴對嘴

蔣素秋程大川小說閱讀 美麗女王圣水嘴對嘴

2020-06-29 14:15 |  發布者:清楓學長 |  來源:本站整理

不顧一切地從壞人手中救下的小孩,不知道為什么再次和媽媽走散,竟然自作主張地要跟著綠谷和轟一起行動。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男孩隨意看了綠谷一眼,冷漠地說:

“我叫做健太郎!

綠谷平白無故被男孩嫌棄,盯著躲在轟后面短短時間就與之混得很熟的男孩,有點委屈。

默默擦干了心里的淚,綠谷對轟身后的男孩說:

“那么就只能將健太郎交給警察了呢。你覺得呢,轟君?”

轟焦凍把膠著在男孩身上的專注視線轉移幾分到綠谷身上,頓了幾秒。

“奧!

綠谷“……”

奧什么奧!所以說果然沒有在認真聽她說話吧!

健太郎卻忽然冒出頭來,擺出和轟如出一轍的表情:

“我們兄弟之間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原來已經到這種關系了么?!太快了點吧!

“健太郎!

轟冷清的聲線打斷綠谷的腦內吐槽。

“也應該向綠谷桑道謝,畢竟是她救了你!

健太郎聽罷有點不情愿地向綠谷走來。

“喂,綠頭發的姐姐,雖然你超級火爆妄動,但還是謝謝你救了火蓮丸!

先不說前面的綠頭發之言,她到底救的誰啊。

“火蓮丸?”

健太郎“切”了一聲,死魚眼地看著綠谷。

“我的愛騎,火蓮丸!

原來挾持你的怪人在你眼中是這樣的身份嗎?健太郎。

綠谷麻木地吐槽,主動放棄和健太郎的對話。

“那我們接下來去找小勝吧?轟君!

轟焦凍點點頭,理所應當地和健太郎一前一后形影不離地邁開步伐。

綠谷不知為何有些同情自己,認命地跟上去領路。

來到了爆豪宅,綠谷有些不敢上前。

轉而看向理所應當站在一邊當背景墻的轟焦凍和健太郎,綠谷任重道遠地上前敲門。

“那、那個…有人在嗎?”

沒人響應,綠谷再次敲了敲門。

屋內隱隱約約傳來爭執聲。

“等什么!快去開門啊——!”

“啰嗦死了!老太婆!”

聲音瞬間消失。

半晌,門開了。

綠谷看著滿頭包的爆豪,突然有些感慨。

咳,不能笑。

爆豪顯然沒想到來人會是綠谷,上挑眼一瞇,視線從綠谷身后掃過,皺起了眉。

“怎么是你們幾個?”

“啊、哪個……”

“爆豪同學,新年快樂!

轟不知什么時候來到綠谷身后,少年低低的聲音從身后響起,綠谷覺得自己有了點底氣。

“小勝,新年快樂!”

綠谷露出笑容。

爆豪“嘁”了一聲,想要關門,被眼疾手快的轟截住。

“爆豪同學,不管你是什么心情或是有什么私仇,這是學校布置的任務,需要你跟著同去!

爆豪勝己和轟焦凍維持著關門的動作,對上視線的兩人進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

綠谷插入不進去,有點著急。

爆豪相信了轟焦凍的話,他和家人打了聲招呼,同二人出了家門。

“對了……”

綠谷想起什么,要對爆豪說。

爆豪眼神一掃,忽然頓住。

“這個小鬼是誰?”

正是健太郎。

未待綠谷出口,爆豪勾起一抹惡劣的笑,語出驚人。

“你的兒子已經這么大了?”

綠谷笑容凝滯在臉上。

雖然說都是綠色的頭發,但她和健太郎一·點·都·不·像·好嗎!

硬要說是誰的孩子的話也應該是一見如故的轟君的私生子之類吧!

健太郎卻露出“連作者都不想描寫”的鬼畜表情。

“哈?怎么可能?和這種大嬸嘛?!”

你還嫌棄上了。!

綠谷心里瘋狂吐槽,面上一副驚呆的委屈表情。

“噗”

不知道是哪位笑了起來,綠谷一一掃過。爆豪一臉兇相,健太郎收起了“連作者都不想描寫”的鬼畜表情,換上了摯愛の死魚眼卍解表情。

轟一臉正經。

綠谷:……

“轟君你怎么這樣?好過分誒!”

轟:??

一路吵吵鬧鬧,大家也根據上鳴提供的地址來到了八百萬家。

“哇……”

“好大。!”

“好厲害!”

“原來是大小姐嗎?!”

不要誤會,上面全部是綠谷一人說的。

轟、爆豪兩人保持沉默,連健太郎都非常有見識地安安靜靜的。

綠谷紅了臉,退到后面走。

八百萬衣裝整齊地出了家門。

“八百萬,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大家,新年快樂!

互相拜了年,大家準備動身去最后的公園集合地。

“怎么了?健太郎!

健太郎愣愣地站在原地沒有跟上隊伍。

綠谷在他面前蹲下,揮了揮手。

“我、我……”

健太郎抬起頭來。

“我對這位美女一見鐘情了!八百萬是吧?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嗎?。!”

綠谷踉蹌一下。

社會健太郎,人狠求新娘。

八百萬不禁臉紅!菊O】

“對不起,我不能回應你的愛慕!

“謝謝你,你值得更好的!

居然超認真地拒絕了!

綠谷有些擔心健太郎。

健太郎一臉平靜,然后吸了吸鼻子。

“我才沒有哭!”

綠谷拍了拍健太郎的肩,這小鬼就像找到媽了一樣鉆到她懷里啜泣起來。

轟焦凍埋怨的眼神在八百萬身上掃蕩,暗黑的樣子就像被毛小子騙走女兒的老父親。

八百萬愧疚地低下頭。

“喂!

清脆的聲音打破混亂的僵局。

“我說你們都怎么回事?還走不走了?!”

綠谷心里一驚:終于有人拜托了ooc魔咒!

“我還等著回家看紅白歌會呢!”

爆豪勝己,崩壞。

關系混亂的四人終于來到中心

公園時,大家已經來得差不多了。

“不錯,人都到齊了嗎?”

相澤老師,死魚一般的眼鏡掃過每一名同學的臉上。

“到齊了啊,那就解…”

“等等,老師!說好的慰問呢!”

上鳴同學積極舉手發炎。

“你不說我都忘了,謝了,嘖!

“接下來是慰問,上鳴你唱個歌吧!

“誒——??!為什么是我?!”

上鳴詫異地指著自己。

在相澤老師息事寧人的,死魚一般的眼睛的注視下,上鳴漸漸妥協。

“那好吧,不過我要拉個墊背…我是說我想要個搭檔,綠谷同學!

溜號著的綠谷被忽然點名,下意識地應了一聲。

“……”似乎有點不太對?

令人絕望的慰問終于結束了,綠谷覺得自己已經喪失了做女人的信心。

[為什么我不是個男人啊,叫綠谷出久之類的,就不用遭被強迫唱歌的這種苦了吧]

[說不定還可以擺脫被小勝告白這種可怕的事情,然后和麗日或者八百萬這些可愛的女孩子來一段戀情之類的]

綠谷越想越覺得憤恨和惋惜,不過也沒辦法了。

她最近莫名其妙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飯田約她新年一起去神社求簽不說,還有麗日和八百萬的到家中做客的邀請。

剛剛合唱結束之際,上鳴還紅著臉拉了她的手一下。

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綠谷嘆了一口氣,打算打道回府,轟焦凍領著孩子過來了,面無表情的臉卻透出“難帶不應該安置好孩子么”的委屈意味。

讓她感覺怪怪的。

相澤老師看到健太郎時,眼神游移了一下,欲言又止地看了綠谷一眼又別過頭去,看起來很心痛。

綠谷總覺得他在想一些奇怪的東西。

“叮咚——”

綠谷拿出手機,驚喜地發現是歐魯曼德發來的郵件。

“新年快樂!綠谷少女:

寒假也不能松懈哦!和我一起去訓練吧!

PS:再順便嘗嘗新開的那家店?”

綠谷開心極了,又有點不知道如何分配自己的時間。

她突然想起在爆豪家門口時沒有和爆豪說完的話。

“那個,小勝……”

走在前方的少年回頭,立在雪中的他挺拔蓬勃的樣子如堅毅長青的青松。

“干什么?”

依舊不耐煩的語氣、總是緊皺的眉頭,和下面如火熾熱、如水清澈的眸子——只倒影著她一個人。

綠谷覺得自己忘記了一切,她快要被反著光芒的白雪晃暈了。

“那個……”

幫我向阿姨問好!

這句話到了嘴邊,此情此景,綠谷卻忽然不愿出口。

是不是,應該說點別的呢?

“我…”

綠谷咽了下口水。

“新的一年,請多多關照了!”

“嘁!

爆豪側過身子,卻沒有邁步。

“還以為你要說什么呢!

綠谷有點不知所措。

“順便、順便請幫我向阿姨問好了!”

少年輕輕的一聲,似嘆息,似底笑。

“知道了!

“新年快樂,初久!



5分pk10计划软件稳定版